• 假如袁绍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

    推荐专题
    热点游戏
    2013-10-24
     作者:淮上湖畔

      不是每个人都能想到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,也不是每个地方豪强都能听从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这个建议的,更不是每个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人都能成功的。

      能想到的也就那么几个人,如毛玠、沮授荀彧等。曹操早在192年就认可了毛玠的这个建议,更于196年在荀彧的坚持下迎汉献帝并迁都于许;袁绍最终还是未能听从沮授在195年提出的这个建议;

      但是,假如袁绍听从了沮授的这个建议,果真将汉献帝迎接到邺城,而后也能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呢?根据袁绍的个人性格才能与为人处事的方式,其结果可能有以下几种。

      第一,袁绍“繁礼多仪”“高议揖让以收名誉”,可说明袁绍崇尚而畏惧名义,重视而钓取声誉,那么,袁绍很可能会一直尊奉汉天子而延续汉朝的国脉,他先人已经是“四世五公”,到他就是五世而六公了。不过,如此一来,袁绍一定很难受。尊奉非己所愿,但名义声誉又压死人。

      第二,袁绍“大臣争权,谗言惑乱”“是非不可知”,可说明袁绍限于个人的才能和智慧而难以分清是非,而可能会听信谗言,而可能会诛杀无辜。

      据史料记载,195年张超被曹操围困在雍丘,张超认为当时唯有臧洪这个“天下义士”才能救他,时任东郡太守亦是袁绍属下的臧洪“徒跣号泣,从绍请兵,将赴死难,绍不许;请自率所领以行,亦不许。”而后雍丘溃围,张超自杀,曹操夷灭张超的三族。于是臧洪怨恨袁绍,而且“绝不与通。绍兴兵围之,历年不下。”最终,城破被杀。臧洪的同乡陈容义正词严责骂袁绍,“仁义岂有常,蹈之则君子,背之则小人。今日宁与臧洪同日而死,不与将军同日而生也!”于是,陈容也被诛杀。当时在座者无不叹息“如何一日杀二烈士!”此事只能说明袁绍是非不分,更不是一个仁义为先的君子,不能让一个愿为仁义而死的人去救援他的朋友而舍身取义,反而胡乱地诛杀。

      第三,袁绍“外宽内忌,用人而疑之,所任唯亲戚子弟”,可说明袁绍依然是一个任人唯亲之人,那么袁绍就可能会做个梁冀,就会大封其亲戚子弟为七公八侯,然后把持朝政而杀戮异己,如此则会失去士心民心,被其他地方豪强以“清君侧”为名而讨伐。

      第四,袁绍可能会谋杀汉献帝,自己开创袁氏王朝。

      199年春,袁绍攻灭公孙瓒,完全占有了冀州等四州之地,于是“心益骄,贡御稀简”;主簿耿包“密白绍,宜应天人,称尊号”,建议袁绍称帝;袁绍很得意地将这件事告知给僚属们,结果没想到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耿包妖言惑众应该诛杀,最后袁绍很无奈地杀掉耿包。在那个非常混乱的时代,诸如袁绍这样的豪强们都有中原逐鹿的想法或志向;袁绍自然也不例外!

      第五,如果袁绍也能重用贤能之人而使朝政稳固,他也只能拘束于这四州之地。

      凉州从事杨阜曾比较过袁绍与曹操,评价袁绍为“宽而不断,好谋而少决;不断则无威,少决则后事,终不能成大业”,袁绍在政治上匮缺先见,在军事上只能“后事”,他只能消灭像公孙瓒那样的志向短浅又自掘坟墓的人,他无法消灭像曹操、孙权这样的枭雄。他谋士众多却难辨是非,他无法判断到底是沮授与田丰的建议高明,还是郭图审配的建议低浅,因此他只能如郭嘉所评价的那样,“袁公徒欲效周公之下士,而不知用人之机也。”

      第六,即使他听从了沮授等人的“庙胜之策”,在政治与战略上占得先机,袁绍也很难去三分天下更别说去一统天下了;因为他未能“屯田”,彻底解决要不断征战的军队的粮食问题。

    上一页12下一页
    本文相关人物:[袁绍] [曹操] [沮授] [刘协] [臧洪] [毛玠] [张超[张邈弟]] [董卓] [荀彧] [陈容
  • 本文评论
  • 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