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曹操与诸葛亮存微妙交情,并非汉贼不两立

    推荐专题
    热点游戏
    2015-11-6
     作者:刘黎平  来源:广州日报

      史上最微妙的是什么?是人事。封建社会一些王朝集团斗来斗去,最后的战斗成果,都体现在人事上。人事又体现在关系上,要做人事,要从关系上做文章。关系此物,千奇百怪,无所不有,甚至到了匪夷所思的地步。

      曹操诸葛亮什么关系?当然是汉贼不两立的关系,可是,最近翻阅《全三国文》中的曹操全集时,却发现一条微妙的文件,是曹操写给诸葛亮的便条:“今奉鸡舌香五斤,以表微意。”曹贼给诸葛丞相送古代的口香糖,这表的是哪门子意?这意思有多微妙?透露了三国时代怎样的人事玄机?

      曹操问候诸葛亮:对立的关系中也有微妙的交情

      为了给大家写点新鲜的三国玩意,我经常翻阅三国史料到深夜,连边角料也不放过,前几天翻阅到《全三国文》的第三卷,也就是曹操同志文集的第三卷时,一张便条却如焦雷般把我雷住了。便条名为《与诸葛亮书》,内容如右:“今奉鸡舌香五斤,以表微意。”就是说送给您五斤鸡舌香,表示我老曹的问候。

      鸡舌香是什么?上网搜,发现是一种香料,可含在嘴里,古代臣子给皇帝口头报告时,为了不让口臭熏着皇帝,嘴巴里就含着这个,让口气芬芳,也就是口香糖吗?正这么想,却发现已有网友写道:“曹操给诸葛亮送口香糖。”我有点沮丧,原来不是我的创意,但实在又舍不得“口香糖”的说法,于是另辟蹊径,从整个三国的人事角度说“口香糖”事件。出于尊重版权,故在此说明。

      英雄要学会翻脸

      这口香糖什么时候送的,出于什么意图送的,已没有任何资料可用来做解释,但这张真实存在的便条,透露了三国时代真实的人事信息:三家公司之间,可能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紧张,过年过节,曹董事长给另一家公司的经理人诸葛亮送张贺卡,顺便给个手信——一盒口香糖,无足怪也,礼节而已。况且当时曹操把持的政权还是大家都公认的中央政府,总公司,由总公司的董事长给分公司的经理人送点礼物,有什么可雷的?

      其实,整个刘氏集团与曹氏集团的关系,也许不像宣扬的那么不可调和。例如公元218年到219年,刘曹两家在汉中定军山打得不可开交,可是这并不等于交战方就不能三通了,在双方都认可汉朝为唯一国体的政治架构下,刘备还可以给所谓沦陷区的汉献帝写信,虽然信里面写着对曹操大不敬的话语,诸如什么罪恶的灵魂呀,穷凶极恶。?ldquo;操游魂得遂长恶”,“操穷凶极逆”,可这些敏感词居然都通过了曹丞相办公室的审查,传到了汉献帝的邮箱里。这说明成都方面和许昌方面还是可以正常通信的。从这点看,曹操送诸葛亮口香糖其实是一种极其普通的联系方式。

      以上说的是作为普通人的双方交往通信,作为国际关系而言,双方私人交往也能让自己的国际空间保持一定的弹性。蜀汉的国际框架是“联吴抗曹”,但这不是唯一的国家框架,在这之外,还是有很多其他发展空间的。曹刘两家也不是没合作过,当年联手灭了吕布,曹刘两个关系曾进入蜜月期,这哥俩“出则同舆,坐则同席”,出外同一辆车,在单位同一张办公桌,有着兄弟般的情谊,想翻脸都难。然而,想要真的创业当老大的话,就得学会翻脸,要翻常人所不能翻之脸,刘备是枭雄,他的脸不是常人的脸,因此他能翻常人所不能翻之脸。刘备背叛了老曹,从此两人一路翻脸下去,从赤壁之战翻到定军山之战,难道这脸就不可以翻回来了?可以的,刘备又翻回来了。

      刘备遣使吊唁曹操

      公元220年,老曹翘辫子了,按常理说,刘备应该开庆功会的,然而,刘备却写信表示哀悼,派了韩冉作为使者前往参加追悼会,还将成都上好的锦布准备了几捆,作为慰问礼品,“备闻曹公薨,遣掾韩冉奉书吊”,“并贡锦布”,比曹丞相当年出手送五斤口香糖大方多了。这就是刘氏集团争取弹性国际空间的一种表现。当时刘备急于给关羽报仇,就决定要建立联曹灭孙的战略框架,于是就有了这么一种匪夷所思的举动。

      从曹操给诸葛亮送口香糖到刘备遣使参加曹操追悼会,我只想给不太读史的朋友提个醒,职场大佬们的关系,没宣传的那么不可兼容,我们都是打工仔,有时候不必太执拗。

      三国主雇交情老板适度容忍员工的跳槽

    上一页123下一页
    本文相关人物:[诸葛亮] [曹操] [刘备] [黄权] [关羽] [孙权] [陆抗] [夏侯渊] [司马懿] [诸葛恪
  • 本文评论
  • 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