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西晋流民入川造就大成国割据政权的建立

    推荐专题
    热点游戏
    2016-6-24
     来源:《周末报》

      东汉建安二十四年(公元219年),黄忠阵斩夏侯渊,汉中尽入蜀汉囊中。曹军撤退之时,强制五万余氐人迁出故土,北上关中。

      在浩浩荡荡的迁徙队伍中,有一支五百多人的巴氐部落,首领名叫李虎。

      这支部落一路向北,最后定居在关中的略阳郡。

      李虎与儿子李慕、孙子李特,祖孙三代任职于略阳郡,如果不出变故,他们将一直在略阳郡生活下去。

      但是变故发生了。

      西晋元康年间,以武威太守兼任护东羌校尉的马隆病死在任上。

      马隆统御秦、凉两州戎事已有十余年之久,在其恩威并用之下,匈奴、鲜卑、羌人、氐人安分守己,关中平静了十余年。

      他死后,雍、秦两州的羌人、氐人一时俱反,氐人首领齐万年自称皇帝,战火蔓延整个关中。

      祸不单行。关中又发生了大范围的饥馑和瘟疫,当时长安以西赤地千里,斗谷万钱。关中百姓开始向汉中逃难,成为流民。

      迁居略阳的巴氐部落也被迫加入到流民的行列,一路上,不断有流民投靠他们。

      巴氐李氏的第三代首领李特有兄弟五人,长兄李辅官职不详,老二李特“身长八尺,雄武善骑射,沉毅有大度”,三弟李庠“弓马便捷,膂力过人”,四弟李流“少好学,便弓马”,五弟李骧也是骁勇善战之人。

      第四代人中也不乏青年才。?缋钐刂?永畹、李雄、李期,李骧之子李寿。

      元康年间关中大乱的时候,李特已是年近六旬的老人,在南下汉中的路上,他的内心必定不是豪情满怀,而是充满了恐惧和悲伤。

      关中流民大量涌入汉中,吃光当地的粮食后,继续南下,于元康八年(公元298年)年底进入“天府之国”的巴蜀。

      据说,李特入汉中与西蜀交界处的剑门关时,叹息说:“刘禅有如此地,面缚于人,岂非庸才邪!”周围的人闻言,都惊讶地看着这个花白头发的老者。后世的史官们因此断定,早在入蜀之初,李特就产生了割据的野心。

      到了永康元年(公元300年),成都内史耿腾忧心忡忡地接连上书,提醒朝廷尽快处理蜀地的流民问题。

      可惜这些奏章上得不是时候,它们抵达洛阳的时间大约在永康元年六月或者七月。此前,赵王司马伦刚刚发动兵变,杀死了贾皇后。耿腾的奏章提醒他,在西蜀还有一个贾后党人——益州刺史赵廞。除恶务。?谑撬韭砺捉泌?蚊?⑻谖?嬷荽淌,召赵廞回洛阳担任大长秋。

      大长秋是皇后的属官,当时贾皇后已死,当然没有必要设立“大长秋”。因此这道人事任命明显是一个陷阱。

      赵廞可不想白白送死,他决定发动兵变,占据成都,当土皇帝。想要发动兵变,手中有兵才行。

      益州辖地相当于现在的四川,有地方军性质的州兵,名义上的统帅是该州刺史,但是刺史想造反,州兵未必会听命。

      在益州境内尚有一个“成都国”,成都王司马颖当时镇守邺城,成都国的日常事务交由内史耿腾打点。成都国按例有五千国兵,但国兵的指挥权在耿腾手中。

      此外,因为益州地处边陲,晋武帝特设西夷校尉,驻军益州的汶山郡。西夷校尉听命于中央,这支边防军赵廞同样无法染指。

      益州三支官兵全都依靠不上,赵廞只好将目光转向散居蜀中的十万流民,特别是李氏兄弟。

      在正常情况下,即使有流民的帮助,赵廞成功的希望也很渺茫。

      但是赵廞幸运地遇到一个好时机。

      两年前,汶山郡的羌族、氐族造反,西夷校尉麴炳率兵平叛不力,被撤职,而新任西夷校尉迟迟没有到任,边防军群龙无首。当时,赵廞唯一的障碍就是成都内史耿腾。他悄悄与李特联系,李特派三弟李庠带领一支流民军潜入成都,设下了埋伏。

      耿腾毫不知情,按原计划进成都办理交接事宜。他刚进城,城门落下,伏兵杀出,耿腾死于乱兵之中。

      耿腾一死,赵廞乘机收编了国兵,自称大都督、大将军、益州牧,和东汉末年的刘焉一样,表面遵从王命,实际上割据蜀中。

      朝廷任命汉中的梁州刺史罗尚为平西将军、兼任护西夷校尉和益州刺史,率一万人进蜀中戡乱。

      行至剑门关,前方传来出人意料的消息:赵廞已死,叛乱已经平定。

    上一页12下一页
    本文相关人物:[张衡] [马隆] [李辅] [刘焉] [刘禅] [夏侯渊] [黄忠] [张飞] [关羽
  • 本文评论
  • 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