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曹操“乐不思蜀”(5)

    推荐专题
    热点游戏
    2017-9-22
     作者:闻所欲闻  来源:励心家园网

      自笑,嘿嘿。史料本身就讲得清清楚楚:曹操先是不同意司马懿、刘晔之说,不想打蜀,后又想打,问刘晔,刘晔说来不及了。你贪天功为己有,说自己的认识有多准确,不过是照史料依样画葫芦罢了,简单,简单。

      既然前面无人照此葫芦画瓢,那我照葫芦画瓢也算是第一个吧?哈哈。并且照葫芦画瓢,瓢要画得象葫芦才行,或许有人认为此葫芦本身就长错了呢?以为法正的葫芦:曹操“必将内有忧逼故耳”,所以“身遽北还”才是长对了呢?或还有长得更好看的其它葫芦呢?因此向大家讨教。

      说到现在,有曹操说“人苦无足,既得陇右,复欲得蜀邪!”,有司马懿、刘晔、法正认为曹操能打,连曹操也在醒悟后想打,论证曹操“乐不思蜀”心理的文章,到此应该结束了。然而这里有个纠结,这样认为的大有人在:能打就能打,不能打就不能打,什么第一天能打,七天以后就不能打了,哪有这回事!

      这就要讲讲魏蜀双方当时军事态势的特殊性了,否则本文就会被人诟。浩咛煲院缶筒荒艽蛄,胡说,照葫芦画瓢画错了!

      当然,说了也可能会被人诟病。然而此诟病非同彼诟病。此诟病是有认知的诟。?橛锌稍:有自己的深入认识,可以商榷。彼诟病是没有认知的诟。好挥懈?莶荒芰私。

      既然曹操没有实际打蜀,我们也只能从战略方面考量一下魏、蜀双方当时的军事态势利弊。如还要给曹操出什么攻蜀的战术点子,又给刘备出什么防御曹操的路子,这就是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”了,不谈。这里有一个好似盲点的具体问题,就是曹操打下汉中后当日与七日之内所发生的事情。这是审结本案的关键所在。

      诸葛亮北上伐魏,喊了一年以后才动手,照样使得魏国措手不及。而曹操如南下打蜀,一日之内便要做出战略决策,拖到七日敌人便可“小定”,大大增加了进军失败的风险。兵马未动,七日之内便决定了一场战争的战略对局胜负天平倾向于谁,这在古代战争中是很少见的,具有特殊性。

      诸葛亮北伐有双方当时的特殊性;曹操南伐蜀也有双方当时的特殊性。可见“具体事物具体分析”这一历史辨证法,是我们认识事物活的灵魂(分析对错是另一回事,方法的正确性是我们准确认识事物的主观前提)。一切概然性、常识性甚至是逻辑性的思考方式,都不如“具体事物具体分析”这个辩证法的方法管用。在自然界和人的社会生活中,不合常识性、逻辑性、一般思维方式规律的具体事物比比皆是。而要在历史研究中认识非同一般规律的具体事物,就是靠依托史料、甄别史料的“具体分析法”,来达到认识事物的本来面目:历史真相。

      在此仅就考量曹操打下汉中后当日与七日之内所发生的事情。思虑过远,则种种不定因素太多,易于进入“巧妇难为无米(没有史料证明)之炊”的状态。

      先把一段重要的史料甄别清楚方好论证后面:

      “傅子曰:居七日,蜀降者说:‘蜀中一日数十惊,备虽斩之而不能安也。’”《裴注·三国志·刘晔传》

      这个蜀降者是什么人?无从查考。然而可以推定的是:此人是蜀人,不服刘备管教,不愿做刘备的臣民。废话,这不是一看便知么。一看便知也要说清楚,才好考证以下。而由此能考证、推论的是:

      1,说明曹操攻打汉中,大敌当前,而刘备之蜀无有准备曹操攻蜀,关卡松懈,此人才能从蜀地逃逸到汉中曹操之处。

      2,说明正合司马懿、刘晔的战略判断,有不少蜀人不愿做刘备的臣民、不愿为刘备效忠:“刘备以诈力虏刘璋,蜀人未附”、“今举汉中,蜀人望风,破胆失守”。

      3,蜀降者所说“备虽斩之”的“备”是刘备么?这有几说:

      3-[1],从曹操拿下汉中的消息由蜀驿站传到蜀中,如这人是从蜀中来,到这人再从蜀中赶到汉中投降,绝不止七日。说明蜀降者说“备虽斩之”是老早老早以前的事情。很可能说得是刘备夺取成都以后,蜀人道义不服的事情。而蜀降者为避祸向北走,于曹操打下汉中后到达汉中。有史料记载:成都“吏民咸欲死战。璋言:‘父子在州二十馀年,无恩德以加百姓。百姓攻战三年,肌膏草野者,以璋故也,何心能安!’遂开城出降,群下莫不流涕”《三国志·刘二牧传》。此为蜀降者所说“蜀中一日数十惊,备虽斩之而不能安也”的证明。

    本文相关人物:[曹操] [刘备] [法正] [刘晔] [诸葛亮] [张鲁] [司马懿] [孙权] [关羽] [张飞
  • 本文评论
  • 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