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曹操“乐不思蜀”(6)

    推荐专题
    热点游戏
    2017-9-22
     作者:闻所欲闻  来源:励心家园网

      3-[2],如这人是在蜀前线投降曹操的,则曹操拿下汉中的消息传到蜀中,“蜀中一日数十惊,备虽斩之而不能安也”的消息再传到蜀降者耳朵,蜀降者再到汉中能在七日内?几乎没有这种可能性。而且“备”字也不是指刘备本人,只能是刘备的手下人。因为此时有许多史料证明刘备还远在江陵。七日内,刘备只能刚刚接到前线所传曹操拿下汉中消息的最快檄文,还没有跟孙权讲和。

      这一史料的甄别,大体证明了两件事:

      一是人心所向,蜀人未附。

      曹操征伐张鲁,自开战数日内就拿下汉中,可称之为急胜!别说刘备,这是连曹操自己也没想到的事。曹操凭借“威震天下”之势,十万兵将,力度之强,使张鲁、张卫的部队成了惊弓之鸟,一再自误而溃败。而蜀人则为“二惊弓之鸟”:一惊于刘备使诈迫降刘璋,蜀人道义上不服在前;二惊于曹操强势进军汉中,遽胜张鲁在后,蜀人即将面临接踵而来的兵祸连连。所以法正有“曹操一举而降张鲁,定汉中,不因此势以图巴、蜀”之说;司马懿有“若曜威汉中,益州震动,进兵临之,势必瓦解”之说;刘晔有“今举汉中,蜀人望风,破胆失守,推此而前,蜀可传檄而定”之说。敌对双方谋主对双方当时的军事态势的推论、判断,所见略同。

      二是刘备与其军队主力远在江陵,后方蜀军军事防线布署有重大漏洞。

      无巧不成史,在曹操征伐张鲁之前不久,由于孙权不满刘备诈取益州而不还荆州,愤愤然道:“猾虏乃敢挟诈”!于是“勾引”刘备与其军队主力远赴江陵:“权遣吕蒙率众进取。备闻,自还公安,遣羽争三郡”《三国志·鲁肃传》。“螳螂捕蝉黄雀在后”。因此,刘备“捕蝉”去往江陵,身后暴露的弱点被曹操俩“黄雀”谋主看在眼里。司马懿、刘晔皆判断,曹操如立即进兵蜀中,前期主要是与蜀人作战。此时面对的蜀军队,主要是原刘璋的蜀人部队。由此拟定的针对性战略进攻方针,是以政治攻心于前,军事攻关于后。司马懿说:“若曜威汉中,益州震动,进兵临之”,刘晔说得更具体:“推此而前,蜀可传檄而定”。

      曹操“挟天子以令诸侯”的优势随时可见,曹军能以朝廷、国家的檄文,慰惩、赏罚蜀人降与不降者。“传檄”不是寻常政治性诏书一类的大话、空话连篇,而是“胡萝卜加大棒”,有封官加爵的实质性好处。比如对此时逃走尚未投降的张鲁,以朝廷官衔、爵位、俸禄许之。张鲁逃走时把府库“封金挂印”留给曹操而不坚壁清野,本来就不想与曹操代表的朝廷对抗到底。

      据刘晔的“蜀民既定,据险守要,则不可犯矣”推论,曹操军队主力的指向,是由关卡居多的金牛大道进军,距成都最近。进军三巴,小路蜿蜒曲折难走,至多是一支用以侧面威胁、牵制荆州与益州联系的钳制性部队。剑阁关为金牛道第一天险关卡。汉中曹军以骑兵(加载攻坚步军所乘车马)部队,超越无险可恃的数关(留给后续部队争夺),急进到达剑阁关只在数日以内。

     。ㄔ诖耸?曛?罅醣阜垂ズ褐,曾有曹操战将徐晃征战类似剑阁关之险的马鸣阁道取胜:“备遣陈式等十馀营绝马鸣阁道,晃别征破之,贼自投山谷,多死者。太祖闻,甚喜,假晃节,令曰:‘此阁道,汉中之险要咽喉也。刘备欲断绝外内,以取汉中。将军一举,克夺贼计,善之善者也’”《三国志·徐晃传》。说明曹军兵将有能力征战天险。征服剑阁关后进军成都,蜀方无天险可守。退一步讲,如进军成都不利,退守剑阁关也为汉中增加一道难以逾越的屏障,使刘备后来难以迅速进犯汉中。)

      成都得知曹操占领汉中最快也要2-3日,而若要知晓曹操进攻成都则更要延时,来不及传檄部队增援前线关卡。把握战略时机就在数日以内,刘晔说“若小缓之,……蜀民既定,据险守要,则不可犯矣”,正是指这一战略时机急务。

      曹操每研究研究一天,战略时机便逝去一天,曹操一直研究到七日后蜀降者来证明可打,使刘晔所说“若小缓之”成为现实,骑兵再到剑阁,则距离拿下汉中时差有十数日。蜀中刘备手下诸葛亮等人如采取紧急措施,不断传檄抚慰兵民、增兵金牛道,进军成都的阻力、风险则骤然增大,“蜀民既定,据险守要,则不可犯矣”;刘备军队主力因此能够及时赶回成都的可能性也增大很多。刘晔策敌,知难而退:“今已小定,未可击也”;曹操后悔,吱声不得:“意大利大披萨”一闪而过。

    本文相关人物:[曹操] [刘备] [法正] [刘晔] [诸葛亮] [张鲁] [司马懿] [孙权] [关羽] [张飞
  • 本文评论
  • 相关阅读